广州送别陈镜开 “举重之乡”恐后继无人(组图)

广州送别陈镜开 “举重之乡”恐后继无人(组图)

陈镜开的侄子陈伟强也是“陈氏三杰”之一,曾获得1984年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男子60公斤级举重金牌。他回忆说,虽然当年他练习举重确实是受到叔叔的影响,但其实开始练习时是瞒着叔叔的,后来陈镜开知道陈伟强也在练举重时,确实担心陈伟强“吃不了苦,半途而废”。

陈伟强后来没有让陈镜开的担心成真。“在我夺得奥运金牌后,叔叔也显得非常高兴。”陈伟强说。

陈苏媚说,陈镜开一直都十分关心石龙举重的发展,经常回到石龙举重队指导小队员练习。

目前仍在石龙举重队练习的小陈就曾在去年得到过开叔的指导。“当时我许多基本动作还不太规范,有一天忽然有一个老伯伯过来指点了我一些诀窍,真的很有用。”小陈说,“当时我还真没想起来那就是名震天下的陈镜开。”

本报讯 (记者钟达文)“中国体育界又失去一位英雄人物,实在是非常可惜。”昨日下午,石龙镇体委主任陈苏媚不住地向记者感叹。前日下午,土生土长的东莞石龙人、举重名将陈镜开不幸逝世,享年75岁。陈苏媚昨日上午还在广州协助陈镜开的家人处理其身后事,下午又赶回石龙,安排石龙举重界悼念陈镜开的事宜。据陈苏媚介绍,今天是开叔出殡的日子,石龙举重界将集体前往广州,参加开叔的遗体告别仪式。截至记者发稿时,已有数十人报名。

前日下午,陈苏媚在医院陪伴陈镜开走过生命的最后一程。陈苏媚告诉记者:“开叔走得十分安详,他的家人和亲戚朋友当时都在场。”

据陈苏媚介绍,石龙举重界众多教练、运动员都将在今天下午到达广州,为开叔送行。“开叔是从石龙走出去的,石龙举重人都十分悲痛,都很希望能见开叔最后一面。”还有一些因故无法前往的石龙举重队的运动员,也将在今天训练开始前集体为陈镜开默哀。

“最可惜的是,刚刚结束的亚运会举重比赛就在东莞举行,开叔却因已经入院治疗,未能回到家乡观看这次比赛。”陈苏媚说。

昨日下午,记者在石龙举重博物馆门前碰到一对来自重庆的夫妇,今年已经60多岁的老王近日从老家来东莞看望家人,前晚在电视上看到陈镜开逝世的消息,昨天就专门来博物馆缅怀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中国举重英雄。

“陈镜开打破世界纪录的时候我还不到10岁,但对当时家人和邻居们欢欣雀跃的情形仍然记忆犹新。”老王说,“陈镜开是我这个年纪的人的共同回忆啊!”

不巧的是,按照日程安排,石龙举重博物馆周一和周二闭馆休息,后经本报记者与博物馆负责人协商,老王夫妇和记者都得以进入博物馆,欣赏了陈镜开以及“陈氏三杰”的飒爽英姿。

石龙举重基地的一位60岁的老保安告诉记者,上世纪60年代,“陈镜开”已经成为“用力”和“大力士”的代名词。“譬如说你要给一个人鼓劲,你就会说‘陈镜开点啦’,或者‘要学习一下陈镜开才行的’。”

1956年6月7日,陈镜开在上海举行的中苏举重友谊赛上,挺举举起133公斤,成为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打破世界纪录的运动员。

虽然目前石龙“举重之乡”的美誉仍存,但石龙举重队的成绩和氛围已经远远不能和陈镜开当年相提并论了。

据石龙镇体育服务管理中心负责人李金振介绍,目前石龙举重队一共有70多名运动员,其中石龙本地土生土长的运动员已绝迹,东莞本地人也仅剩下3人,即便再加上新莞人,也不会超过10个,其他的都是从别的地方选拔过来的选手。

这70多名运动员的训练重担都落在5名教练员身上。“虽然这5名教练员都是有十几年执教经验的精兵强将,但数量还是稍显不够。”李金振说,“如果能有多一两名教练,我们队员能得到的指导都会多很多。”

对此,陈伟强倒是看得很开:“这很正常,现在的人可供选择的职业多了,像运动员尤其是举重运动员这样付出多、回报少的职业缺人问津是可以理解的。”

东莞市体育局副局长朱伟光也有类似的看法:“举重是一项艰苦的运动,之前也有一些东莞人曾尝试去练习,但没过一两个月就都退出了。”

不过,陈伟强强调说:“现在石龙还有一批人在搞举重,就很不容易了。”李金振也认为,竞技运动是有一定周期性的,石龙举重暂时失去了以前的辉煌,但未来还是很有机会重拾辉煌的。

市体育局副局长朱伟光向记者透露,目前市体育局正在加紧与石龙附近的石碣、石排、企石等几个镇协商,争取明年在这几个镇建设新的举重基地,加大投入改善硬件和提高运动员待遇,同时进一步扩大选才面。

陈苏媚也欣慰地告诉记者,经过努力,目前石龙举重队已经出现了一些不错的苗子,“假以时日,他们也完全有机会达到‘陈氏三杰’的高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