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崇年明明比易中天成名早口碑却不如易中天他究竟做了什么?

阎崇年明明比易中天成名早口碑却不如易中天他究竟做了什么?

阎崇年是《百家讲坛》里少有的老资格,他在《百家讲坛》讲课都是一张大桌子,坐在那儿吧唧吧唧的说的不停。后来的学者,易中天、于丹、王立群、马未都、蒙曼等学者,都是享受不到这一殊荣的。事实上,阎崇年成名比易中天要早,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口碑却不如易中天。阎崇年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他的口碑还不如后起之秀易中天?

阎崇年在易中天面前资格确实是比较老,前者生于1934年,后者生于1947年,前者比后者大了一轮。阎崇年的成名与易中天的成名一样,都是属于大器晚成。阎崇年2004年上了《百家讲坛》,已经是古稀之年,而易中天则是2005年上了《百家讲坛》。单一以上《百家讲坛》成名来看,阎崇年成名确实是比易中天早。不仅如此,就是在没有上《百家讲坛》之前,阎崇年在史学界因研究满学颇有名气。

阎崇年成名比易中天早,资历也比易中天早,唯独口碑着实不如后起之秀易中天。提起易中天,人们就竖起大拇指,为这位颇有学识的老头儿点一个赞。反观阎崇年,非但没有因为人家年龄大而尊重人家,反倒是对阎崇年的评价不高,这种差距不是一下子就形成的,而是有一个过程,不是说易中天一出名口碑就在阎崇年之上。阎崇年口碑比不上易中天,也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你看看他究竟做了什么。

首先,阎崇年的一些观点很有争议性。一则,阎崇年曾表示汉服不是最完美的服饰,与民族精神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众所周知,中华民族历经千年,汉服已经是一种文化象征,恰好阎崇年碰上了“汉服复兴”运动,一时间饱受争议。二则,阎崇年认为“剃发易服”是民族交流的一种形式。阎老师研究清史多年,难倒不知道剃发易服背后的隐情吗?三则,阎崇年认为文字狱促进了社会稳定。康乾盛世的文字狱阻碍了中国文化的发展,短暂的稳定某种程度上导致了近代百年屈辱史。

其次,阎崇年学术不端言而无信。阎崇年在编撰《康熙顺天府志》之后,向社会各界抛出“指出一处错误,奖1000”,这本来是一种自信的表现,值得赞扬。可是阎崇年的学术功底终究是不扎实,被山西大学的白平教授指出了620处错误。人家向阎崇年索要奖金620万,阎崇年却百般推辞不给人家,最后对簿公堂斯文扫地。令人郁闷的是,白平教授给阎崇年打官司还输了。

最后,阎崇年本人在成名后参加商业活动,频频高调签字售书。阎崇年成名后,对于签字售书很是热衷,一把年纪了凡事身体力行还是值得赞扬的,看得出他对粉丝还是很用心的。易中天成名之后也有过签字售书的经历,可人家的频率没有阎崇年高,相反很低调。阎崇年参与商业活动的频率也是相当的高,缺乏一个文化学者应有的原则与操守。

基于上述阎崇年的所作所为,他的口碑逐渐不如易中天了。易中天对待学术的态度非常的严谨,一个观点往往会用多种史料来佐证,从而得出一个客观的观点,很少有自己的个人情绪化观点。阎崇年对于满学的研究,确实是弥补了史学家一大空白,可他对于学术的严谨程度确实是不如易中天。这也许就是阎崇年成名比易中天早,口碑却不如易中天的深层次原因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