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河上划水 道不尽的丝滑 中心河道迸发水上运动活力 成了都市网红打卡点

大沙河上划水 道不尽的丝滑 中心河道迸发水上运动活力 成了都市网红打卡点

11月6日,虽然天空飘着小雨,南山区大沙河生态长廊里,深圳各大高校及科研院所的赛艇队竞相争流,一道道桨划破水面,一激一平的水花和运动员臂膀上的肌肉线条道不尽的优美;河岸上,青翠草木飞掠而过,与河岸两旁科技创新园区建筑相互交织……伴随不断的“加油”呐喊声,大沙河上激起的热闹,仿若近两百年前赛艇运动的起源——泰晤士河上英国高校上演赛艇对抗赛的盛景。

近年来,在大沙河上举办赛艇比赛,或者说中国多个城市都在内河举办相关水上运动,已不是新鲜事,但都显示出同一个现象:城市河流经过综合整治及滨水空间服务设施的配置,让城市与自然的边界柔化,也让河流重新流入到人们的生活当中,重回到人与自然亲密交融的友好空间。

带着水草味的清风拂面而来,抬头是湛蓝的天空、绿色的树梢以及岸边的建筑,低头是平静秀丽的河面。

在福田CBD创业的徐果,经常下午三点来大沙河练习赛艇。“练完换身衣服又可以精神抖擞地回去上班。”他表示,以前要玩赛艇得去东莞,因为那个时候的大沙河“味儿忒大,谁会来?”

发源于阳台山,全长13.7千米的大沙河起点在长岭陂水库,终点是深圳湾,在南山流淌出一道温柔的生命印记。

诚如徐果所说,曾经的大沙河确实和国内不少城市河道一样,有过“脏、臭、黑”的历史。

早期的大沙河,河面宽阔,运沙船、渔船溯游而上;两岸居民浣纱戏水,依水而居。附近的老人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以前,夏天人们喜欢在清澈的大沙河洗澡。

在城市发展中,大沙河成为生产岸线,两岸不断坍缩,由一条自然河流变为以城市排洪调蓄为主的功能性“渠道”,加之污染负荷、泥沙淤堵,河水逐渐变得发黑、发臭。大沙河逐步远离了人们的生活。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南山区启动治水工程,从最初的防洪达标治理到消除河道黑臭、实现水清岸绿;再到雨污分流改造、景观提升,二十多年来不断“迭代升级”。特别是2019年10月1日,大沙河生态长廊全线贯通,以新形象回应了城市对河流的诉求。

景点化的水系,通畅的慢行系统、湿地花园、茶室及书吧等公共休闲空间,花海之间,碧波之上,处处充满着大沙河对现代生活的致意和温情,满足了人们在城市中央就能与自然亲密交融的乐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