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髦人都去划船了

时髦人都去划船了

如今无论近郊公园还是远郊山区,甚至路边随便一块绿地,都能看到大包小包露营人的身影。最后知后觉的群众也被朋友拽上一起“风餐露宿”了。露营产品销量激增、相关企业发展迅猛,媒体更是连篇累牍的报道露营热、露营经济。

作为曾成功预言野餐热及露营热的准·预言家(2020年4月《为了野餐,都市丽人都付出了什么》、2021年5月《中产人士都在去露营的路上》),硬糖君再次铁口直断:就像当年野餐风靡全国后迅速让位给露营、自己则销声匿迹一样,露营全民化意味着它也进入了离场倒计时。

真不是硬糖君信口开河,小红书上的时髦前驱们早就不愿意跑去露营地人挤人了,皮划艇、桨板甚至是公园脚踏船,成为了她们拍照、出片的新舞台。新中产、运动老炮儿和都市丽人,都能在一叶扁舟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1955年,作曲家刘炽有感于北海公园游船上少年们的欢声笑语,写下了《让我们荡起双桨》,这首歌也是少儿电影《祖国的花朵》的主题曲。

如今《祖国的花朵》已不为年轻一代所知,但“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的歌声却刻进了国人的DNA。每到春天,北海公园的湖面上,小船儿挤挤挨挨宛如下饺子。荡起双桨是不可能了,只能随波逐流看风景,但仍有大批人乐此不疲。

也不止北海公园,北京的玉渊潭公园、什刹海公园、颐和园等公园,都提供划船服务,船型包括传统四人脚踏船、电瓶船、画舫等,收费标准则采用先交押金、计时收费的方式。花上一两百块钱,即可获得泛舟湖上一小时的快乐。

传统公园划船的受众以游客、小年轻和亲子游为主。在奥森公园、朝阳公园、亮马河等新中产聚集地,都市新中产们虽然也划船,但玩法就升级多了。

大概所有新中产在少年时都受过什么“游艇会”“私家帆船”的上流生活方式洗礼(主要来自TVB剧和时尚杂志),公园脚踏船显然无法与“高级生活方式”挂钩,但皮划艇和桨板却可以。

占地面积约300公顷的朝阳公园位于北京东四环,原名水碓子公园,八九十年代以接待春游的中小学生为主。伴随着附近楼盘地块的崛起,朝阳公园成为北京新中产带娃消遣的打卡地之一。

虽说也有脚踏船、游船等传统船型,但朝阳公园最受新中产欢迎的划船项目还是皮划艇。皮划艇俱乐部教练介绍,这是一项对身体有好处的“贵族运动”,俱乐部可以提供船和简单的培训,家长陪同孩子一起下水。

朝阳公园对于新中产们而言,最大的优势在于“离家近”。但缺点也很明显,水域不够大、不好停车。于是北四环的奥森承接了那些要求更高的新中产家庭。

当年北四环确实荒芜,也正因如此奥森公园的建设才得以大展拳脚。奥森公园面积680公顷,是朝阳公园的一倍多,且有环绕整个公园的水道及整块水域。加之奥森绿化好,谁不想“误入藕花深处”呢。

“在奥森划船有曲径通幽的探索感,朝阳公园就是个大池子,怎么划都是在池子里打转。”一位妈妈这样形容两处的区别。也正因如此,每逢周末奥森车位相当紧张,皮划艇也需要等位上船。

靠着游船、夜景及河岸两边充满异国风情的餐厅,亮马河得了些“北京鸭川”“中国塞纳河”的诨号。作为北京新中产主要聚集地之一,亮马河人怎能不加入划船行列。但与朝阳公园、奥森主打亲子不同,亮马河是靓女型男一展运动天赋的战场。

亮马河主要玩的是桨板,这种起源于夏威夷的运动需要站立划行控制船的前进。单以视觉来看,比坐姿划行的皮划艇更拉风,也容易引起群众围观。另外,桨板的亲水性及观赏性也优于皮划艇,硬糖君也认为桨板更容易吸引网红青睐。

而位于京城划船鄙视链顶点的,则是所谓“护城河”划船。2006年,《北京晚报》就报道了家住小街桥北二环护城河边的杜先生一家,扛上充气鸭子船沿着北二环过把瘾的新闻。如今,还是小街桥码头,又迎来了新一批划船人。

这类水域不像市属公园,有专门的管理处。能在护城河划船的人,首先得有自己的船,其次要对护城河水域足够熟悉。轻描淡写一句“今天去北二环护城河体验了一下做船夫的感觉”,既彰显了拥有私家小船的财力,又透露了自己对北京地理的了若指掌。

野餐从上世纪80年代就存在,只是如今变得更精致;露营虽源自海外,且有一小戳者捍卫真·露营纯粹性,但也得承认:今年这波露营者,不过是野餐的升级版。

每一项能在大众中流行起来的生活方式,都要有充分的群众基础和过往记忆,一上来就想建立全新消费认知是很难的。划船的群众基础就不错——小时候逛公园的标配,就是去划鸭子船嘛。

能在全国范围掀起大流行的生活方式,还要门槛低。今年初,借着冬奥的风,滑雪也狠狠火了一阵。但这项运动的季节性太强,且没法立刻上手,尤其是那些“看着不错我也试试”的凑热闹群众很容易被拒之门外。与滑雪同理,在新中产中颇受欢迎的飞盘,同样不具备全国流行的可能。

但划船不一样。公园脚踏船有脚就行,皮划艇、桨板则属于值得发朋友圈的进阶玩法,凑热闹群众与高端玩家都能获得乐趣。

强适配性,则进一步决定了划船的流行潜质。美食和运动,是当代社交平台两大热门话题。划船既可与野餐结合,走泛舟小酌路线;也可与运动结合,秀出好身材。

北海公园的划船爱好者中,就有不少前·野餐爱好者。“公园野餐不流行了,水上野餐才最时髦。”一位都市丽人在笔记中写道。

昔日野餐露营的出片胜地如今变得拥挤不堪,有独立空间且有人数上限的游船优势尽显。人坐船上,小风一吹也很是惬意。“船上太出片了,拍水拍景或者拍人都好看,姐妹们一定要试试。”

当然,这水上野餐也不容易。一位朋友就和硬糖君抱怨,以前去北海划船最多排队半小时,现在嘛一小时起步,赶上小长假排个2-3个小时也是常态。“看他们也不划船在那弄点吃的拍来拍去的模样,真想一巴掌都给扬水里去。”

排一个来小时才租到船,那一张张云淡风气的轻奢野餐照背后也是甘苦自知。“其实那天风很大还有柳絮,我们拍了一会就赶紧把东西收起来了。”一位小红书博主写道。公园里的游船其实也没那么稳,需要同行者分坐两侧保持平衡。每一次移动后也要再调整物体摆放位置,整个过程比草坪野餐累得多。

桨板划水,则给运动爱好者们展现身材的机会。虽说正式桨板比赛对着装有一套规定,如必须穿戴救生衣等,但市内水域危险性低,不少艺高人胆大的桨板爱好者,或身着泳装、或穿瑜伽背心搭配短裤上阵。比护城河里划桨板更引人注目的,当然是那一身晒成古铜色的健康肤色以及马甲线。

从野餐、露营的发展不难发现,大部分爱好者喜欢的或许不是这项活动本身,而是那种仪式感和它所代表的美好生活。这也是为什么主打不过夜的城市近郊、公园露营产品在这波露营热中有更明显的优势。而多在市内或近郊的划船更能满足城市用户对距离、时间的要求。

划船经济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全国皮划艇、桨板相关企业还不到两千家。那么,想划个精致船要花多少钱呢?我们或许可以按照入门、进阶、高级来划分。

入门级,也就是前文所说的水上野餐公园划船,必须支出的费用当然包括船只的租赁费。在北京,根据船型及容纳人数不同,价格一般在150-200元/1小时,超时补价。

这种基础款船型能容纳人数为2-6人,因船内空间有限,所以很难像草坪野餐一样铺开大阵仗。一位体验过水上野餐的朋友告诉硬糖君,最好什么都不带,到了公园后兵分两路,有人排队有人买食物。

市属公园多在市中心或繁华商圈附近,最不缺的就是卖各种精致餐食的店家。以两人为例,一人一杯饮料再加两三份精致餐食,花费约在200块左右。

能买到的东西都差不多,真正吸睛的还是那些自带装备。水上野餐也是野餐,道具基本都差不多,前年买的桌布野餐篮小花瓶又可以拿出来再用一次。

就像野餐装备也有鄙视链,淘宝大路货不如小众精品,小众又不如古董或手作一样。一位都市丽人以漫不经心地笔触记录了自己的水上野餐体验:“包了一条船,空间更大,大家也很开心,有朋友甚至连家里的古董桌都搬来了。”啧啧。

进阶级,即带培训费的桨板,或皮划艇的培训学校及俱乐部。桨板瞄准都市男女,皮划艇主打亲子互动,这些培训学校及俱乐部的客户包括一次性消费的散客,与报班培训的长期客户两种。一次性消费包括入场费和培训费,店家会派教练先培训一番才允许客人下水,一般培训时间在十分钟左右,收费情况在300-500元/ 小时不等。

长期培训则是按不同课别收费,硬糖君通过咨询了解到皮划艇学校也有赛艇、游泳、潜水等项目,皮划艇因为比较容易学,所以收费相对较低,如果报名年费会员的话大约花费七八千,赛艇则要两三万。“划船是贵族运动”的口号,真的很容易击中新中产父母心。

桨板俱乐部则有室内桨板、户外桨板、桨板瑜伽等课程,室内课一节1小时350,户外课一节3小时500,泳衣泳帽泳镜需自带。

在鄙视链最顶端的人,一般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船。其实船本身不算贵,硬糖君咨询得知,在市区水域划船,选购千元左右的皮划艇或桨板,再加上什么泳衣泳镜之类,支出也能控制在四五千左右。

但有船的潜台词,是有房有车有车库,或者说生活得足够从容。多少都市丽人表面光鲜,实则在出租屋为了电费水费和合租室友锱铢必较;而看起来生活优渥的新中产,也要在学区、生活配套中千算万算。船是不算贵,可买来放哪呢?

但无论如何,有群众基础、丰俭由人、从老百姓到新中产再到富豪阶层各有各的玩法,划船已经具备了大火的潜质。小时候总听说家乡公园承包鸭子船的人很赚钱,不知如今还有没有这个买卖可干,硬糖君跃跃欲试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