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厂停止赛马

互联网大厂停止赛马

在刚过去的8月份,一度拥有2.8亿月活用户的腾讯看点App下架,产品停止运营;颇具人气的游戏产品“QQ花藤”下架;《冒险岛2》停止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运营……

这还只是今年下架潮中的一小片缩影,据Tech星球综合七麦数据和公开信息梳理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到8月,各互联网大厂总共有60多款App密集下架。

其中,尤以腾讯最甚,在今年已经宣布下架的产品(含游戏类)已接近40款,占比超六成,平均每月下架5款产品。

互联网行业经历了多年的高歌猛进,在赛马机制的催化下,出现了一款又一款的爆款,为大厂带来了可观的收益。如今,潮水褪去,“去肥增瘦”“降本增效”成为互联网大厂们锚定的新方向。

8月31日字节跳动董事长、CEO 梁汝波在全员会现场称,“业务立新项目时要提高标准”,愿景不明确、价值不突出的项目都要被砍掉。他认为项目过多会挤占现有资源,因此要求团队高度关注业务本身,并强调“业务的高度优于宽度。”并将“去肥增瘦”写进了自己今年的 OKR 中。

在这背后,是整个互联网行业面临红利消退、政策收紧等大环境下,收益下降,增长失速度,倒逼大厂们放慢脚步,回归冷静,重新审视过往的战略。

过往,大厂们引入赛马机制,让其在攻城略地的过程中充当先锋,但也导致项目过多,造成资源浪费,投资与收益不成正比,拖累收益。

如今,互联网大厂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轻装上阵,停止赛马,关掉不赚钱的App、砍掉不赚钱的业务,才不至于在泥沼中越陷越深。

据游戏新知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腾讯下架了多达28款游戏,其中不乏元老级产品,比如总注册用户数量超3亿、让腾讯成功进军游戏市场的《QQ堂》,曾登陆过iOS免费榜第3名的《捕鱼来了》以及上线运营超过十年之久的《QQ连连看》和《QQ美女找茬》等。

无独有偶,国内游戏市场TOP2的网易游戏,今年也下架了多款上线多年的游戏产品,包括《黑潮之上》《猎手之王》《月神的迷宫》等7款产品,其中,《迷你西游》已经运营了8年之久。

被称为“游戏新星”的字节跳动,在今年也有多款中重度游戏和休闲游戏下架,比如《战争艺术》《全明星激斗》《镖人》等。据界面新闻报道,字节跳动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在今年曾频繁调整,不仅解散了上海101游戏工作室,还有多个项目在裁撤或者整合。

在60多款被下架的产品中,非游戏类产品也有20多款。腾讯首当其中,今年腾讯下架了小鹅拼拼、玩家派、腾讯翻译、鹅掌TV、看点快报等10多款产品,百度紧随其后,同样下架Wonder、看多多、音磁、一局等10多款产品,阿里下架采源宝、友啥、礼发发等3款产品,字节跳动下架了派对岛、识区和内部重视的种草产品“可颂”,京东则下架了京东金融App青春版……

如今的互联网大厂们,一改往日作风,不再激进扩张,而是谨慎收缩自己的战线,不仅在密集关停App,巨头们对于推出新App的热情与往年相比也大大下降。

据七麦数据显示,最近半年内,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推出的新App非常少,目前仍然在架的有:网易云音乐推出的社交App MUS,百度推出的笔记类App有医笔记,360推出的记录打开类App CUE,抖音旗下的音乐类App汽水音乐,印象笔记推出的收藏类App收藏家,美图秀秀推出的拍照类App蛋啵。

一方面,产品本身并未产生多大的收益,甚至很多业务还处于烧钱的阶段,只会拖累现金流。

从腾讯下架游戏产品这一举动中便能很明显的看出这一原因,根据光生传媒统计,之前腾讯每年发行、代理的游戏超过1000款,但受版号影响,腾讯近几年每年只有约200款游戏上线,而且一直没有新的爆款游戏,如今能真正为其带来收益的产品还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这类现象级手游,产品众多但不能带来收入,被下架也是无可避免的。

今年7月,腾讯旗下“看点快报”APP宣布停止运营,从各大应用商店下架。2015年,看点快报的前身 “天天快报”上线,是当时腾讯为狙击今日头条而生,被寄予厚望,是当年“头腾大战”的先锋,也曾一度取得不错的成绩,在2016年初,天天快报的日活量达到了8700万,在当时仅次于腾讯新闻、今日头条。

但奈何时代变化太快,随着短视频时代的到来,当初意气风发争夺市场的信息流产品,如今也已经疲态尽显,头部玩家今日头条在今年6月的MAU为2.92亿,而这一数字在2021年及2020年同期分别为3亿和3.05亿,出现倒退的局面。看点快报作为其中的一枚玩家也受到冲击,被时代抛弃,被下架也是迟早的事情。

今年5月,腾讯发布了一则《关于OVBU体育业务部组织架构调整的通知》,宣布裁撤篮球运营组、足球运营组、综合大项目运营组、市场营销中心、产品中心/增值产品组、平台研发中心/推荐平台组&平台研发中心/画像与算法组共六大业务组。

针对这次大规模的裁撤,腾讯在内部信中称此次变动是基于外部市场环境的变化和公司业务的调整需要,结合腾讯对整体组织优化工作的决策。今年以来,不时有大厂内部整个事业部被裁撤、某个部门大面积裁员的传闻。

回过头来看,乘着互联网这股春风,在赛马机制的诱发下,大厂们这么多年的扩张之路十分迅猛,赛马机制也一度是大厂们屡试不爽的灵丹妙药。

但当行业春风不再、寒冬到来,曾经的灵丹妙药已然变成前进路上的丛生的荆棘,及早断臂成了当下的选择。

赛马机制一直与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深度绑定,以这种方式跑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爆款产品。

2002年,刚毕业的新人许良,得知韩国某社区网站开发了一个叫“Avatar”的功能,鼓励用户在社区里创造自己的虚拟形象,深受韩国用户追捧,许良认为在QQ软件上也应该推出一个类似的功能。于是他就写好策划书,向管理层推荐这一产品。这一想法得到了高层的支持,并给许良抽调了几名人员组成小分队来开发这个产品。

事实证明,QQ秀是成功的。在推出QQ秀之前,腾讯的多次业务探索均不顺利,可以说QQ秀在危难时刻拯救了腾讯,不仅成为腾讯增值业务的发源地,也是腾讯在进入游戏领域之前的两大营收支柱之一。

从这以后,据20社报道,腾讯逐渐形成了惯例:“谁提出、谁执行”,一旦做大,独立成军。同时,腾讯也高度强调产品经理文化,鼓励员工主动思考、设计产品,为之后的多个小团队储备了充足的领导人才。

马化腾也赞同赛马机制的有效性,他曾这样解释腾讯的“赛马机制”:“内部一些良性的竞争是很有必要的,往往自己‘打’自己,才会更努力。在公司内部往往需要一些冗余度,容忍失败,允许适度浪费,鼓励内部竞争和试错。”

随后的这些年里,腾讯内部一直沿用赛马机制,在这一机制下诞生了很多经典、成功的案例。

微信便是腾讯赛马机制下的产物。2010年,国外出现了一款名为Kik的应用,仅仅上线天就收获了百万级用户。多家公司都意识到这样一款产品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蕴藏着巨大的潜力。

当时雷军抢先发力,在当年年底便推出米聊。腾讯则启动了赛马机制,内部三支团队同时布局类似产品,看谁能先跑出来,最终,张小龙带领的团队用时一个多星期推出了微信,并以产品优势胜出,成就了今天的月活用户近13亿的现象级产品。

随着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的迅速崛起,成为新的流量入口,腾讯在2017年又开始加码短视频产品,2018年里上线款短视频APP,足以可见腾讯有多希望通过赛马机制跑出一个与抖音、快手相抗衡的产品,但可惜的是,这些产品都没有太大水花,直到视频号的诞生,基于微信生态10亿+的流量起飞,终于为这场短视频领域的赛马划上了句号。

腾讯内部赛马机制的成功也吸引了众多互联网公司纷纷效仿,例如字节跳动、拼多多等都相继引入赛马机制。

如果说,腾讯是国内赛马机制的鼻祖,那么字节跳动便是将赛马机制传承并发扬光大,成为了新晋的APP工厂。

在今日头条时期,只要一个子频道表现足够好,马上就会被升级为独立APP,比如懂车帝、悟空问答就是从今日头条汽车频道、问答社区跑出来的。在同一赛道上的错位竞争也是其赛马的主要方式,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都是以这种方式胜出的典型代表。

拼多多也酷爱赛马。一位拼多多老员工曾向钛媒体评价黄峥的管理风格称,“酷爱赛马,所有项目都有三四拨人打架。”2020年初,为推动拼多多品牌升级,拉大品牌进驻,拼多多设立了30人的全行业品牌招商团,分成两组进行内部赛马。

但赛马机制并非永远生效,大厂在某赛道上投入多个产品,但跑不出来爆款的现象也存在。比如,字节跳动一直想涉足社交领域,推出了多闪、飞聊等多款产品,但一直未有突破。

不可否认,在资本驱动和市场发展的早期,赛马机制下诞生了不少爆款产品,催化了一家家互联网大厂的崛起。

而赛马机制的弊端也显而易见,内部多个部门之间互相抢资源、抢人、抢投入,打得“死去活来”,真正跑出来的爆款产品凤毛麟角,这背后是资源浪费和大量的同类型产品被淘汰。

如今,面对现实的经营压力,赛马机制成为大厂无法承受之重,互联网大厂们踩下了急刹车,密集下架大量App,赛马机制种下的果,不管成不成熟,都到了必须收割的时候了。巨头大搞App工厂的时代过去了。

伴随着国内移动互联网流量的红利见顶、政策收紧与资本退潮成为大趋势,互联网大厂纷纷选择降本增效,节衣缩食度过寒冬期,大厂也没有余粮,没钱再试错了。

这一现象在巨头腾讯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据腾讯最新业绩显示,2022年第二季其收入同比下降 3%,至人民币1340亿元,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盈利下降17%,至人民币281亿元。

营收、净利润双双下降,这一现象实属罕见,最关键的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业绩失利,腾讯已连续四个季度净利润下滑,游戏、To B、广告几架马车均表现欠佳,触底的业绩让腾讯不得不紧张起来了。

阿里的业绩表现也不尽如人意,2023财年Q1,阿里营业收入达2055.55亿元,同比下降0.09%,是自2012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净利润为226.59亿元,同比下降49.72%,几乎腰斩。

但即便如此,大厂们探索的脚步还在进行,仍在尝试推出新的App,其中,社交、电商、短视频等赛道是大厂们一直未放弃的几块蛋糕。

在电商领域,阿里与京东两大巨头继续在主业的基础上进行外延。阿里更加聚焦垂直类电商,推出潮流电商App“态棒”以及融合了“种草+电商”的运营模式的精选家居APP“屋颜”。

京东则在App上线“京东新百货”频道,据知情人士向36氪透露,此项目在内部被定为“S级”,是今年京东主推的项目之一。

短视频作为新晋流量密码,也是各家争抢的必争之地。腾讯推出了新版音兔,这款音乐短视频产品,不仅能一键制作音乐短片,还增加了K歌功能。

此外,大厂们一直不愿放弃做社交产品的野心。今年,百度上线语音社交App“嗨圈圈”,主打陌生人社交;字节跳动上线了元宇宙社交产品“派对岛”。不过或许因为产品不成熟等原因,这两款上线没多久的时间便均被下架了。

今年字节跳动再次推出一款全新搜索引擎——悟空搜索”,直指综合搜索赛道,这款产品主打“无广告”模式,和阿里旗下的夸克App类似。

在今年4月,字节跳动推出了 “典阅小说”“牵龙小说”“飞卷小说”“冷柠小说”四款小说产品,至此,加上此前曝光8款小说产品,字节跳动的小说产品矩阵已经扩充至14款,足以可见字节跳动打开付费小说市场的决心有多迫切。

大厂们已经放缓了前进的脚步,但仍在暗暗较劲,尽管有些业务的布局十分艰辛、屡战屡败,但大厂们并不愿意放弃。对它们而言,哪怕能抢到热门赛道的一小块蛋糕,也是极大的诱惑。

这也决定了今年大厂的研发趋势:停止赛马,避免资源浪费,更为聚焦,把精力和资源用在重点想攻克的领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