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赛马不能“谈虎色变”——对世界级纯演示性速度马术的思考

说到赛马不能“谈虎色变”——对世界级纯演示性速度马术的思考

将于2019年3月23日在从化马场举办首项世界级纯演示性速度马术比赛,这是与从化区政府深化合作的结果,目的是让内地民众也能体验到

仔细阅读会发现,此轮比赛,将耳熟能详的“速度赛马”替换成了“速度马术”,究竟是赛事模式的悄然创新,还是现阶段谈到赛马的谨慎过度?背后原因值得深究。

此番“赛马”变“马术”,有一个点需要关注:几年来,赛马运动焕发生机,我国马产业的长足发展,为赛马运动的推进提供了良好的基础设施。但在部分群体眼中,赛马的性质、定位与归属难同我国阶段性的政治、经济目标规划相一致。考虑到赛马运动的全局性,与“赛马”相关的诸多企业在注册时就已经遭遇瓶颈,中央会同地方曾多次叫停赛马,这让后来的赛马运动难以开展、谈虎色变。

不具备招商、可持续发展条件是中央、地方叫停赛马、关停与赛马相关的招商引资的一大因素。“2018年中国(海南)自贸区(港)百日大招商”正式启动,124项重点招商任务表对外公布。海南在获准赛马试点后,企业蜂拥而上,资本聚焦也呈现出无序状态,海南省工商局暂停受理“赛马”等字样的企业注册登记申请。

回到2002年,据报道,公安部、财政部、国家旅游局和体育总局等五部委联合发文,禁止经营带有博彩性质的赛马活动,使当时国内刚有起色的赛马受到极大影响。同样,成都市“2001年中国国内旅游交易会”期间,关于借“首届中国西部民族马术节”活动大肆赌马的新闻爆出,全国赛马业的发展降至冰点。

1999年12月,广州赛马场突然叫停,跑了757场次赛马后,历经七年的广州赛马画上句号。“未能合法化”化解了此番叫停的疑问,广州人民对赛马有了感情,但赛马的运作及赛马场的规划利用,却让这份感情蒙上阴影。

近几年,国内具有权威话语权的媒体也指出,现阶段,国内对赛马活动举办得“小心翼翼”,甚至做出赛事更名的举动。

现阶段,国内赛马领域可以用躁动不安来形容,一方面业界想抓住时间,借刚放宽的政策大干一番;另一方面又担心赛马投资、运作与政策的风险触礁。

可以预见,在较长的时间内,国内赛马仍然会经历一个磨合期。赛马亟待转型,但转向何方、转为什么,《新世纪体育》记者认为,中央政策固然要为未来赛马指明道路,但也不能就此背离了赛马运动的本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