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塔基州:蓝草之州的赛马盛会

肯塔基州:蓝草之州的赛马盛会

1852年,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Pittsburgh,Pennsylvania)的美国著名作曲家斯蒂芬·C·福斯特(Stephen C. Foster)创作了这首脍炙人口的《我的肯塔基故乡》(My Old Kentucky Home)。这首歌曲有着非常优美的旋律和动人的歌词,很容易激发人们浓浓的思乡之情,自问世以来便传唱不衰,最终成为了肯塔基的州歌。

有着“蓝草之州”(Bluegrass State)美誉的肯塔基州(正式名称为肯塔基联邦,Commonwealth of Kentucky,是除了弗吉尼亚、宾夕法尼亚和马萨诸塞之外的另一个联邦),拥有着极为肥沃的土壤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是美国中部的农业大州。肯塔基州的地理面积在全美排第37位,人口总数位列26位。从地理上看,肯塔基州共与七个州毗邻,从东面沿着逆时针方向分别是:弗吉尼亚州、西弗吉尼亚州、俄亥俄州、印第安纳州、伊利诺伊州、密苏里州和田纳西州。

在历史上,肯塔基州曾经属于弗吉尼亚殖民地的一部分,并且在美国建国之后随着弗吉尼亚加入了联邦。但是在1792年4月1日,肯塔基从弗吉尼亚州脱离出来,通过了自己的宪法,并在随后的6月1日批准美国宪法后成为联邦的第15个州。伊萨克·谢尔比(Issac Shelby)作为一名弗吉尼亚的退伍老兵,成为了肯塔基州的首位州长。

美国独立之后,肯塔基州中部的蓝草地区很快因为其农业种植的优势成为吸引奴隶贩卖的核心地区,当地还盛产烟草和,畜牧养殖业也远近闻名。从19世纪开始,肯塔基州的奴隶主们开始向美国更靠南部的地区贩卖过剩的黑奴,路易斯维尔(Louisville)成为了奴隶贩卖和转运的集散地。可想而知,像肯塔基州这样蓄奴的重要州,又处于当时美国南北分界地区,在内战中将经受怎样的一番历史考验。不出意料,北部的联邦和南部的邦联都极力拉拢肯塔基州加入己方阵营,该州也成为了双方反复争夺的边境州之一。尽管肯塔基部分民众组成了若干反叛组织,其中“肯塔基州民大会”(Convention of the People of Kentucky)于1861年11月20日通过了所谓的“脱离联邦条款”(Ordinance of Secession),甚至还建立了肯塔基邦联政府(Confederate government of Kentucky),定首府于博陵格林(Bowling Green),但是肯塔基从未正式从联邦脱离,大部分州民还是支持倾向于北部联邦的州政府。

颇具历史巧合的是,内战中北部联邦和南部邦联的两位总统都出生于肯塔基州。北部合众国的领袖就是解放黑奴的传奇总统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南部美利坚联盟国的总统则是杰弗逊·戴维斯(Jefferson Davis)。也许应印了这一巧合,肯塔基最终在内战中采取了中立的立场。

除了这两位影响美国历史命运的传奇政治人物,肯塔基还走出了著名的拳王阿里(Muhammad Ali)和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摩尔根(Thomas Morgan)。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快餐连锁企业肯德基(Kentucky Fried Chicken)就是在肯塔基州发源。肯塔基州立大学的篮球、橄榄球和棒球等项目的杰出运动成绩也是该州一直以来的骄傲。

如何在该州的25美分硬币上反映出肯塔基独特的历史,特别是迷人的风土人情着实是一个难题。时任该州第一夫人的朱迪·帕顿(Judi Patton)亲自担任该州25美分硬币项目委员会的主席,向全州征集到1800多份设计方案。在5万民州民投票之后,最终12件设计方案交由州长保罗·帕顿(Governor Paul Patton)做出抉择。最终获胜的方案是以该州繁育的纯种赛马为核心。硬币图案正中,一匹高大的骏马靠在一座牧场栅栏旁边,远处是该州著名的联邦山丘大厦(Federal Hill)。这座位于巴德斯顿(Bardstown)于内战前期修建的庄园曾经迎来过一位与众不同的访客,斯蒂芬·福斯特就是在这里写下了该州的州歌。“我的肯塔基故乡”(My Old Kentucky Home)的字样也被镌刻在硬币的右上方。

谈起硬币中的纯种赛马,每一个肯塔基州人都会感觉它的出现是理所当然,因为这里是美国名副其实的赛马之乡。历史上,三个英国人在17世纪将中东地区的三种纯种马引入英格兰,并以他们各自的名字为种马命名,分别为达利·阿拉伯(Darley Arabian)、戈多尔分·阿拉伯(Godolphin Arabian)以及拜尔利·土耳其(Byerly Turk)。他们利用这三种马繁育出的马驹可以在一定负重的情况下快速奔跑相当长的距离,简直成为赛马品种的不二选择。

1730年,这种赛马随着英国殖民者来到了北美大陆。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中,共有300余种新的马种被繁育出来,良种马养殖在肯塔基州获得了巨大成功。如今,肩负着北美所有马驹注册服务的骑师俱乐部(Jockey Club)每年新注册的马驹超过了3.7万匹。仅在肯塔基州列克星敦(Lexington)地区目前就有超过500座纯种马牧场。根据2003年的数据,该州全年共产马驹约1万匹,可以带动4万个就业岗位,这包括驯养师、骑师、铁匠、赛马评判、障碍赛裁判甚至是粉刷匠。对于一个典型的300英亩大的牧场而言,每年用于粉刷篱笆栅栏的花费就需要2万美元。可以说,以种马繁育为核心,肯塔基州已经形成了一条繁荣而良性发展的产业链。

赛马在肯塔基州是一项深受全州人民喜爱的运动,也是一门蓬勃发展的生意。在列克星敦的基内兰德赛马场(Keeneland Race Course),一匹一岁大的马驹甚至可以卖到1300万美元的天价。一匹赛马若要身价飙升,就需要首先经过肯塔基州德比大赛(Kentucky Derby)的考验。在11匹赢得过三冠王的赛马中,有8匹是来自肯塔基州的赛马场。

肯塔基州德比大赛有着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75年,而该州最早的赛马比赛更是可以溯源至1783年,这一年分甚至早于该州加入联邦的时间。18世纪末在路易斯维尔,赛马已经开始流行,因为没有正规的赛马赛道,比赛就被安排在市中心的市场大街(Market Street)上举行。但是这条繁荣闹市区的街道显然不适合承担赛马比赛的重任。1805年,一座真正的赛马场在货运港岛(Shippingport Island)得以兴建。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榆树花园赛马场(Elm Tree Gardens)、希望酿酒厂赛马场(Hope Distillery Course)、皮特·方克熊草赛马场(Peter Funk’s Beargrass Track)、奥克兰赛马场(Oakland Race Course)和伍德劳恩赛马场(Woodlawn Course)等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建立起来。

1873年,一个名叫里维斯·克拉克(Lewis Clark)的人希望建立一座赛马场用以纪念该州百年来繁荣的纯种马繁育产业。为了修建赛马道,克拉克想出了一个非常巧妙的计划。他通过出售会员资格来募资,每一位会员需要缴纳100美元。32位会员共帮助克拉克募集资金3.2万美元。他向自己的两位叔叔约翰·丘吉尔和亨利·丘吉尔租用了路易斯维尔市区以南3英里以外80英亩的土地,建立了赛马场,并以他们叔叔的名字为其命名。

1875年5月17日,丘吉尔园赛马场(Churchill Downs)正式落成开幕。开赛当日一共举行了四场比赛,一匹名为“伯纳文切尔”(Bonaventure)的赛马拿下了这项大赛的首场胜利。但是很快,这一胜利的光环就让位给了一匹栗色的名为“亚里斯泰迪斯”(Aristides)的赛马,因为克拉克将其出赛的马赛命名为“肯塔基德比”,这也是在效仿英国的埃普索姆德比(Epsom Derby)大赛。这项赛事也被誉为最优良马驹的角逐,赛马需要负重126磅(约57公斤)奔腾1.25英里(约2公里),进行被作家比尔·克鲁姆(Bill Corum)誉为的“玫瑰之争”,因为该项大赛的官方花朵恰是玫瑰,而获胜的赛马将会被戴上传统的玫瑰花环。值得一提的是,“亚里斯泰迪斯”赛马的驯养师和骑师是两位很少被提及的非洲裔美国人,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安塞尔·威廉姆森(Ansel Williamson)和奥利文·里维斯(Oliven Lewis)。第一届大赛之后,肯塔基德比被固定在了每年五月的第一个星期六举行。

尽管德比大赛一直受到人们的喜爱,但是丘吉尔赛马场的经济情况却是每况愈下,特别是在1937年俄亥俄河(Ohio River)的泛滥成灾造成的洪水灾害更令这项比赛雪上加霜。不过新的注资挽救了这项悠久的比赛,1952年5月3日,肯塔基德比更是实现了历史上首次电视全美直播。到了1974年该项赛事百年庆典之际,共有16.3万观众涌入了赛马场。另外,赛马的博彩投注金也在日益膨胀。1985年时人们用来投注赛马的总金额为2680万美元,到了2002年就已蹿升到了1.23亿美元,足见肯塔基州人甚至全美国人对于赛马运动的狂热喜爱,肯塔基“赛马之乡”的美誉实至名归。

成渝动车增WiFi春节加班费一家三口感染H7N9央视春晚最后联排广州超生罚款4.7亿吉林女子监狱春晚奥巴马国情咨文张泉灵吐槽李敏镐普京拟5月访华女子网上晒裸照举报小S老公面临重刑中国与81国免签证朝鲜将12年义务教育台教材改中国为大陆日决定修改教材指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